您的位置:  首页 > 出版 > 编辑出版 > 正文

彭伦:翻译没有捷径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李婧璇 发布时间:2020-09-14 13:21
分享到:

  □本报记者 李婧璇

  翻译没有捷径可走,只有多练习。对于初入行者,更是如此,只有多练,达到一定量的积累,才会有质的提升。

  ——群岛图书创始人 彭伦

 

  因为喜欢书、爱读书,他做起了翻译。因为想让自己喜欢的书被更多的读者看见,他转行做起了出版。

  对于翻译,对于做书,群岛图书创始人彭伦有着自己的坚守,他说:“其实,做书就是播撒种子,你喜欢的书,好书,当然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如果是很烂的书,越少人看到越好。”

  在大家感慨书业生存不容易的当下,彭伦依然坚守着自己的理想:理想的出版业是找到理想的读者。

  把爱好当成事业

  对于彭伦而言,从事文学翻译出版,虽是兴趣使然,但也纯属偶然。2004年,彭伦已经在《文汇读书周报》做了3年记者,对于这份工作有了些许倦怠感,“出书与写新闻报道不一样,你出的一本书可以被许多人读到,保存,过了很多年还会有人读。”

  做记者的彭伦,一直报道出版业和文学界的动态,跟出版社有很多联系。那时,他经常跑上海译文出版社,结识了同是上海外国语大学毕业的学姐黄昱宁,“一天她问我有没有兴趣翻译菲利普·罗斯的《遗产:一个真实的故事》,能翻译这么有名的作家的作品,对于我真的有点受宠若惊,书都没仔细读,就一口答应了。”

  真正开始着手翻译时,彭伦才意识到这是块难啃的“骨头”,“罗斯的句子往往很长,从句套从句,很多句子的单词都认识,连在一起却琢磨不透意思。”认真的彭伦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翻译完这本7万来字的书。图书上市之后的好评,让他深受鼓舞。

  2004年,上海九久读书人成立,彭伦在同年入职,成为最早的一批编辑。当初,正是读了从上海外文书店买的《我与兰登书屋》原版,才让彭伦立志从事出版工作,“就觉得做一个出版人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我希望自己能翻译、出版它,希望将来能够成为这样的出版人。”于是,《我与兰登书屋》便成了彭伦改行以后策划的第一本书。“作者性格幽默活泼,讲了许多出版人与作家的有趣逸事,翻译起来动力十足。”彭伦坦言。

  《我与兰登书屋》以及彭伦后来翻译的《天才的编辑》,被很多出版从业者当作“职场宝典”。在彭伦看来,翻译没有捷径可走,只有多练习。对于初入行者,更是如此,只有多练,达到一定量的积累,才会有质的提升。这是彭伦的心得。“能把爱好当成事业,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阅读的人不是孤岛

  四十不惑,2016年,恰好40岁的彭伦,决定离开工作了12年的九久读书人,创立图书品牌“群岛图书”,“做自己喜欢做的图书”。

  关于“群岛图书”这个品牌的名称,彭伦思索了许久。“阅读的人不是孤岛。”这是彭伦为“群岛图书”品牌设计的口号,“希望可以把更多符合我个人理念和判断的作家和图书介绍给读者。”彭伦坦言,个人的力量是限的,出版是团队工作,需要和出版社紧密配合,共同合作才能实现。

  今年的上海书展,群岛图书联合上海译文出版社为爱尔兰作家萨莉·鲁尼的小说《正常人》所做的系列推介活动反响热烈。这位时下热门的“90后”女作家,其首部中文版引进作品《聊天记录》,便是彭伦在2016年年底果断买下的,“大众出版不好做,考验的是经验和眼光。”

  对于出版,彭伦有着自己的理想和坚守。在他看来,成功的图书品牌应该代表出版人、编辑的审美趣味和风格,要有格调、体面,体现出一定的社会责任感。“通过我们的努力,为读者提供有品位的精神食粮。”

  助力中国文学作品走出去

  10余年的外国文学出版经验,加之彭伦几乎每年都会参加法兰克福书展或伦敦书展、文学节以及各种出版交流项目,结识了众多外国出版人和编辑,2017年,彭伦开始考虑代理中国作家的海外版权。他相信中国并不缺少好作家、好作品,但比较缺乏有效的版权输出渠道和方法,中国文学作品的国际市场其实深具潜力。

  彭伦开始找自己比较熟悉的作家陈村、小白、双雪涛约谈国际版权代理。“经小白提醒可以找金宇澄谈,见到金老师后,他跟我介绍说,前些年《繁花》的版权几乎要签给一家法国出版社,却不知为何不了了之。”彭伦说,自己找到金宇澄时,已经有了英文和日文的部分章节译文。拿着这些样章,整理好介绍性资料,2017年年中,彭伦开始四处联络世界各国的出版社。

  彭伦坦言,一开始只有美国著名的文学出版社法勒-斯特劳斯-吉鲁出版社(FSG)的编辑杰里米·戴维斯愿意找人写审读意见。因为是导演王家卫的铁杆粉丝,杰里米一听说王家卫准备拍摄《繁花》,表现出了很大兴趣。“即便如此,好几个月过去了,仍旧毫无进展。”于是,王家卫介绍了自己美国经纪公司负责图书版权的经纪人,帮助彭伦一起联系出版社。

  “因为王家卫导演的帮助,法勒-斯特劳斯-吉鲁出版社在2018年年末决定要出版《繁花》。”彭伦介绍,截至目前,《繁花》已授权8个国家的主流出版社。

  “中国文学要走出去,光靠翻译是不行的。正如中国的出版社选择外国的选题购买版权一样,中国图书版权的输出也应该像引进一样,走符合国际出版规律的专业途径。”彭伦表示,期待将更多的中国作家的好作品推向世界。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