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诺奖拉动图书销售几何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刘蓓蓓 发布时间:2020-10-12 09:58
分享到:

  □本报记者 刘蓓蓓

  从10月5日开始,诺贝尔奖的多个奖项一一揭晓。对于国内出版人来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即便不在工作时间内,也都“严阵以待”。就等结果一出,“押中”者自然是最大赢家,但若能第一时间拿到作品版权也能蹭波热度。今年诺奖得主图书“花落”哪家?这背后是偶然还是必然?诺奖对图书销售的拉动还那么强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对此做了一番采访。

  “押中”并不意外

  听到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之一——英国科学家罗杰·彭罗斯的作品早就由湖南科技出版社引进出版时,很多同行并不感到意外。他们已经在国际经典科学图书领域深耕近30年,形成了知名的“第一推动丛书”品牌。

  据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科普事业部主任李蓓介绍,作为彭罗斯人工智能的经典之作,《皇帝新脑》是出版最早的,1992年在该社“第一推动丛书”中首次出版;《时空本性》初版于1996年(“第一推动丛书”);《通向实在之路》初版于2008年;《宇宙的轮回》初版于2014年(“第一推动丛书”)。这些书全都数次重印再版,其中《时空本性》销售最好,因为是彭罗斯与霍金合著。

  当然,这不是湖南科技社第一次“押中”诺奖作者。李蓓说,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基普·索恩的作品《黑洞与时间弯曲》,也是该社在其获诺奖前即已出版。

  当10月8日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荣获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传来,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成为同行艳羡的对象,这是继奥尔罕·帕慕克(2006年)、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2011年)、彼得·汉德克(2019年)之后,世纪文景的作者又一次获得这项荣誉。

  露易丝·格丽克在中国是非常冷门的诗人,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在2016年引进出版了她的两本书《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月光的合金》。责编陈欢欢告诉记者,这两本书属于世纪文景“沉默的经典”诗歌译丛,当初做这两本书也是因为译者范静哗老师的推荐,世纪文景觉得她是一位非常值得被介绍的作者,就放到了这个系列里。陈欢欢透露,后续版权正在跟进中,如果可能,还希望出版她更多作品。

  除了这两个诺奖奖项外,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之一美国科学家詹妮弗·杜德纳(国内又译作杜德娜)此前也有作品被引进。今年9月,科学出版社出版了由她担任主编之一的《酶学方法》一书。采访中,记者还获悉,湖南科技社今年年底将推出杜德纳的新书《破天机:基因编辑的惊人力量》。该社2015年通过竞价获得此书的期货版权,内容就是杜德纳获得此次诺贝尔化学奖的成就——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的故事。

  文学奖得主两部实体书全部售罄

  诺奖之所以如此受关注,自然是因为它会拉动图书销售,尤其是文学奖。

  诺奖消息公布后,彭罗斯的4本书销量排行在电商平台都有提升,《通向实在之路》已经卖断货了。格丽克的两部作品电商平台也已经售罄,世纪文景正在紧急加印。

  京东、当当等电商平台对于诺奖的反应一向迅速。在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前,就已推出相关专题,不仅推介热门人选的图书作品,同时还汇聚往届多位得主的作品。诺奖公布后,第一时间进行作品上架。目前,格丽克的两部作品在京东、当当都已销售一空,处于预售状态。

  记者了解到,10月8日19:00诺贝尔文学奖刚一揭晓,当当站内搜索“诺贝尔文学奖”的人数暴增至8万,19:05有近1万人搜索获奖作品,以露易丝·格丽克为关键词的搜索人数持续增加,一个小时内浏览页面人数超过10万。《月光的合金》1小时内销售册数环比增长4000%,《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销售册数环比增长3500%。不少用户下单购买两本图书组合的露易丝·格丽克作品集,浙江、湖北、广州、上海、北京是购买用户最多的前五大城市。除了实体书,在当当云阅读平台上,这两部作品购买会员可以免费阅读。阅读人数是平日的785倍,同比去年诺奖作品的阅读人数提升5万多个百分点。

  根据京东数据,诺奖揭晓后,《月光的合金》30分钟内的销量是9月日销的近200倍,《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30分钟内的销量是9月日销的750倍。

  出版社也在计划诺奖后续营销。湖南科技社会请科普达人解读彭罗斯的书,在微信公众号、报纸、广播节目中播出,还会在该社自己的短视频号原力·睿读上推出几期短视频内容;世纪文景也正在布局线上线下营销活动。

  眼光缘于多年深耕

  不难发现,今年“押中”诺奖的出版社,多是在这个领域深耕多年。他们的“中奖”,与其说是偶然,实则却是必然。

  除了诺奖外,德国图书奖、卡夫卡奖、普利策奖、布克奖、都柏林奖等大奖作品都有许多进入了世纪文景的当代文学系列,体现出其着力挖掘文学市场的专业性。“文景在选题上一直做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工作,虽然现在做市场里完全没有的东西很难了,但是仍然有一些国内读者和评论家不熟悉的作家和作品没有进入我们的视野,或者说没能做到他们应该有的影响力。但从作品本身,这些人和作品又是有定评的。”世纪文景总经理姚映然认为,这两年诺奖更关心文学本身,关注生存的意义和价值。文景愿意挖掘和深耕这样的作家和作品,即便他们没有受到诺奖的青睐。

  2005年,湖南科技社资深编辑吴炜第一次接触彭罗斯的著作时比较犹豫,因为《通向实在之路》很多内容都是公式,太小众了,担心这本书卖不动。但她的译者朋友鼓励她去接:科学的价值永远无法和科普的价值画上等号,出版的价值也永远无法和市场的价值画上等号。吴炜说,这些译者给了她信心。

  李蓓则感慨地说,专注和坚持是她在前辈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品质,无论市场如何变化,他们都始终坚持“一流科学家的一流科普作品”的选品标准,即使在科普图书销售非常惨淡的时候,也从未放弃。现在湖南科技社科普事业部创立“原力”这个品牌,希望能将前辈的积累发扬光大。她还提到,社里对科普图书的选题支持也非常大,给了编辑和编辑室足够的选品权。

  10月12日,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将公布,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无疑是中宝热门。因为自2000年以来,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先期出版的著作的作者,后来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高达18位之多。该社经济分社王晗霞告诉记者,对于人大社来说,这应该是一种必然。人大社是国内最早出版引进版经管类图书的,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持续关注世界前沿经管之作,在引进数量、质量上都具有优势。正因为出版了多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作品,在2013年,人大社推出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丛书”,王晗霞是该套书的编辑。据她介绍,这个系列一直在持续出版,明年将达到100本的体量。

  采访最后,王晗霞特别向记者强调,出版诺奖得主著作,不仅仅是为了追踪国外经济学的前沿动态,还希望国内研究者能够通过学习著作服务于中国,为中国经济学研究与提高作出贡献。相信这也道出了其他出版人的心声。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