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四问”数据看新闻出版产业变化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尹琨 发布时间:2020-11-27 08:49
分享到:

  □本报记者 尹琨

  国家新闻出版署日前发布《2019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据此采访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出版产业研究所所长张晓斌,就部分数据以及近3年产业分析报告数据进行分析解读。

 

  1  图书出版态势如何?

  2017年,图书出版营收增长5.7%,利润总额增长2.4%。2018年,图书出版营收增长6.6%,利润总额增长2.8%。2019年,图书出版营收增长5.6%,利润总额增长11.2%。

 

  “从3年的数据可以看出,图书出版作为我国出版产业的一个核心组成部分,无论业务指标还是财务指标,均保持了较为良好稳定的发展态势。”张晓斌说道。

  从细分数据来看,2019年,单品种累计印数排名前10位图书总印数较2018年增加5122.9万册,增长达59.1%。

  张晓斌对此表示,这主要是由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纲要》表现突出,当年累计印数超过7800万册,带动了上述总印数的大幅增长。近年来,在年度单品种累计印数排名前10位的一般图书中,主题出版图书均占到半数以上。

  此外,2019年,少儿图书呈现“一降三增”特点,即品种降低、重印数增加、总印数增加、单品种平均印数增加,体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说明少儿图书市场需求和潜力持续释放。但张晓斌同时提醒,少儿图书纯销售数量增长速度近年来有所放缓,市场进入风险有所增加。

  从进出口数据来看,2019年,少儿读物类图书出口数量占全国图书出口总量的42.4%,进口数量占图书进口总量的36.85%,位于各类图书进出口数量之首。“进口数量多体现出国内读者对进口原版童书的阅读需求,较高的出口量也反映出我国出版的童书较其他类别图书具有更强的竞争力,更容易为海外市场所接受;同时,由于少儿读物类图书单价不高,其进出口金额在图书进出口总金额中的占比并不是很突出。”张晓斌说道。

 

  2  结构调整趋势怎样?

  继2017年新版图书品种与印数首次双降,重印图书品种首次超过新版图书之后,2018年、2019年新版图书品种继续减少;重印图书品种连续超过新版图书,差值继续扩大,总印数持续增加。

 

  “从3年的数据来看,出版业出精品、优品种、调结构的努力效果逐渐显现。”张晓斌表示。

  与此同时,记者还留意到两组数据。一是2019年新闻出版产业营收较2018年增长1.1%,比2018年较2017年3.1%的增幅降低两个百分点。二是2019年新版图书总印数从2018年的增长10.7%转为降低0.8%。

  张晓斌对此表示,2019年产业营收增速下降,是受多方面因素影响。首先是营收占比超过70%的印刷复制业受一些大省影响,收入增速放缓,同时部分发行和出版集团进一步集中精力和资源做强做优编印发主业,持续剥离非主业业务,这部分相应收入自然就没有了。

  “新版图书印数变动主要源自中小学学生用书、政治理论与法律读物、文学类图书等几个大块。”张晓斌表示,2019年,部分受少儿图书新版印数减少拖动,文学类图书新版印数大幅下滑,虽然中小学学生用书、政治理论与法律读物新版印数继续增长,但增加数量没有能够完全抵消文学类图书的减少数量,导致2019年新版图书总印数下降。

  张晓斌提出,2019年中小学课本总印数在图书总印数中所占比重有所回升,这个新情况或值得业内予以关注。

 

  3  报刊营收前景几许?

  数据显示,2019年,报纸总印数降幅收窄,营业收入与2018年基本持平,利润总额增长15.8%。期刊总印数降低4.5%,实现营业收入与利润双增长。

 

  “报刊的业务指标虽然继续下滑,但已经不再是前几年呈现出来的那种‘断崖式’态势,进入趋于减速或平稳减少的状态。与之相对的是,报刊的财务指标没有继续下滑,反而有所增长。”张晓斌指出,报刊业务指标与财务指标变化呈现的“矛盾性”,体现出报刊出版单位正在逐渐摆脱对纸质报刊的完全依赖,通过布局转型发展、开拓业务范围、争取财政支持、寻求投资收益等方式积极拓展新的收入和利润来源,谋求生存和发展。

  从报刊细分领域的业务指标来看,2019年,主流报刊印数继续增加。与之相对的是,生活服务类报纸平均期印数降低26.98%,总印数降低25.61%,总印张降低26.92%。文学艺术类期刊印数同样继续大幅下滑。

  张晓斌对此表示,生活服务类报纸、文学艺术类期刊由于在网络时代获取同类内容、信息的渠道发生变化,满足大众文化生活需求的作用受到较大冲击。

 

  4  数字出版何时列入?

  对于业内关注的数字出版情况,目前暂未列入政府统计之中。“新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已包括数字出版,为将数字出版纳入政府统计、建立数字出版统计制度奠定了基础。”

 

  张晓斌表示,数字出版统计制度的建立需要明确统计对象、统计内容、统计方法,并将统计对象细化为填报单位名单,将统计内容转化为可量化、可操作的统计指标。目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在有关主管部门的指导和安排下,正在进行相关的研究和准备,将根据现实情况积极、稳妥地逐步推进数字出版政府统计工作。

  记者注意到,2019年,电子出版物营收增长8.6%,品种增长7.94%,数量增长13.05%,增速位居8个产业类别首位。

  张晓斌指出,新闻出版统计中所说的电子出版物,和大家通常理解的以网络形态存在的数字出版物并不是一回事。它主要以光盘等有形物质为载体形态,有相当一部分为课本配套光盘。

  “由于电子出版物在新闻出版产业整体收入中基数小,个别较大出版单位的变化就会影响整体数据,单独一年的数据变化具有较大的偶然性,几年连起来看会更有意义。”张晓斌表示,与报刊出版单位情况类似,电子出版物出版单位为维持生存、寻求发展,也会凭借自身条件多方开拓其他业务渠道,其营收增长同样不完全依赖电子出版物销售。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