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媒 > 正文

《中国新媒体研究报告2020》显示—— 媒体正从战术性创新向战略性融合迈进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 袁舒婕 发布时间:2020-12-08 10:30
分享到:

2020年,媒体融合作为我国国家战略推进已迈进第七个年头,主流媒体已进入深度融合发展阶段,身处深水区和攻坚区,怎么往前走成为需要解答的紧迫课题。在11月19日举行的2020中国新媒体大会上,中国记协新媒体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党委书记曾祥敏,发布了由中国记协新媒体专业委员会编撰的《中国新媒体研究报告2020》。

  《报告》显示,媒体改革发展的重心正逐步由产品形态、话语内容、表现手段等单点、离散的战术创新,向体制机制、资源整合、生态构建维度的一体化、全局性战略融合转移,这成为现阶段中国新媒体发展最重要的特征。《报告》中提到的众多问题,在2020中国新媒体大会上也有不少专家学者以及业内人士进行了讨论。

  现代传播体系构建初显山水

  《报告》显示,目前建设融媒体中心已经成为各级媒体融合发展的共识,“一专多能”的融媒体记者基本都参与一线新闻采编;县级融媒体中心的政府服务功能、与上级媒体的联动网络搭建均按部就班地展开,且与央媒、省媒、市媒相比,县级融媒体中心的从业者对所在媒体融合发展的满意度最高,说明经过3年的集中建设,打通媒体融合“最后一公里”战略得到了实践的认证,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构建初显山水。

  “县级融媒体中心根扎在基层,在脱贫攻坚中大有可为。县级融媒体中心可以采用方言广播、村村响、地方戏等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把政策深入浅出地送到老百姓的心坎上,让老百姓真正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同时理解、参与和支持脱贫攻坚工作。”湖南永顺县融媒体中心主任向洪斌介绍,永顺县融媒体中心利用抖音、快手等平台直播带货,把永顺县的土特产品腊肉、柑橘、猕猴桃等推销出去,访客总共有80多万,成交额四五十万元。

  但是,当下各级媒体在融合发展中也面临差异化、各有针对性的挑战。曾祥敏表示:“央媒认为需要完善考核与激励制度,省媒认为需要创新融合思维,市媒认为需要政策扶持,县媒认为缺少人才以及培训、提升机制。在对媒体融合整体发展的问题与困难调查中,缺少人才、技术落后、资金短缺被认为是目前面临的三大困难。”

  江苏如皋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如皋市融媒体中心主任薛建兵也提到了人才的问题:“县级融媒体中心最关键的是要解决人的问题,首先人的思想要去接受,要提升技能,让这个人用得起来。新技术主要体现在应用层面,新技术、新应用门槛没有那么高,需要去尝试,主动积极拥抱新技术。”

  平台化建设抢占舆论阵地

  中国记协新媒体专业委员会在今年5月至7月采取随机抽样的方式,将网络调查问卷发放至全国各级主流媒体的从业者手中,调查的从业者岗位类型包括管理、采编、经营、技术等领域,最终收回问卷1755份。调查结果显示,94.26%的被调查者单位都已设融媒体中心,央媒、省媒倾向于新建,县媒则倾向于重组,市级媒体的融媒体中心建成度稍低。“中央厨房”、可视化融合大屏的响应率和普及率明显较高,是融媒体中心最青睐的建设方向。

  主流媒体平台的构建方式目前主要可以分为建设自有平台、接入区域专属云平台(如长江云、湖南云)、接入央媒云平台(如人民云)等3种。调查结果显示,建设自有平台是媒体最主要的平台构建方式,尤其省媒多选择自建,而县媒则多接入区域专属云平台。

  湖北长江云新媒体集团总编辑邓秀松介绍,长江云依托自有平台,坚定走平台化融合发展之路,实现三大突破:一是突破了单个媒体的局限,不只是湖北广电自身的媒体融合,而是湖北省区域的媒体融合;二是突破了单一媒体的局限,不只是广播或电视媒体融合,而是广播、电视、平面媒体、政府网站等所有媒体的整体性融合;三是突破了单纯媒体的局限,是媒体与政务、社会资源的融合。“平台化建设是我们抢占舆论阵地的选择。”邓秀松表示。

  封面新闻是四川日报报业集团打造的平台,在平台建设方面,四川日报报业集团摸索了一支队伍、一个平台、三大终端全媒一体深度融合的路径。接下来的媒体深度融合发展中,改革的重点和难点是什么?四川日报报业集团总编辑、四川日报社总编辑李鹏认为,重点是技术和内容的融合,难点是体制机制的创新,“互联网和传统媒体生产传播是完全不一样的,因此体制机制一定要跟进。否则的话,我们的媒体融合不可能真正走向纵深、产生质变”。

  短视频号是值得深耕的蓝海

  《报告》关于“媒体移动端用户最活跃端口”的调查结果显示,48.17%的被调查者选择微信公众号,之后是自建客户端(26.74%)、短视频平台(13.48%);在“用户数量最大端口”的调查中,排名前三的分别为自建客户端(38.35%)、微信(37.85%)和短视频平台(10.25%)。

  由此可见,媒体自建平台在用户量和活跃度上已经初见成效,而微信、短视频平台是媒体走出去——以媒体号形式入驻的较为有效吸引流量的商业平台。另外,根据对新冠肺炎疫情信息接触渠道的调查,微信是大众接触疫情信息的最主要渠道,用户对微信黏性也最高。

  截至2020年9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4亿,其中,20岁至49岁的网民群体占比接近60%,哔哩哔哩、抖音等社交平台的崛起,让舆论格局有了新变化。人民数据(国家大数据灾备中心)常务副总编辑、人民数据研究院院长陈丽表示,当今青年群体的习惯和话语生态呈现出许多新特点,青年群体尤其是以“90后”“00后”为代表的互联网“原住民”的话语权不断扩张,青年群体偏爱数字化阅读,同时,他们获取信息呈“去文字化”特征。

  《报告》中的一组数据也能体现这个特征,《报告》显示,短视频平台的媒体号具有较大传播潜力。一方面,短视频应用使用时长明显增加,位列手机APP垂直类别第四名,而且用户活跃度和用户数量都在调查结果前列;另一方面,根据《2019媒体融合传播指数总报告》,抖音单条播放量明显高于微博、微信,虽然开设抖音号的媒体不及微博、微信及聚合客户端多,但媒体单条抖音播放量平均54.7万,是微博的6.6倍、微信的16倍。《报告》认为,随着5G的大规模商用和短视频平台直播功能的完善,短视频号是媒体值得深耕的蓝海。

  陈丽说:“我国网络空间汇集了9亿网民,其中青年网民近6亿,这片阵地谁都无法忽视。所谓‘不日新者必日退’,只有正视互联网、正视青年网民的习惯及话语生态,唤起‘阵地不能丢’的忧患意识,才能将最大变量变成最大增量,长久服务于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