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正文

我们必须有力地表述自己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江作苏 发布时间:2020-12-31 08:56
分享到:

  人的表述是一种能力,它与一般的陈述不同,是一种能将内涵清晰传播的自我呈现。马克思在谈到大革命时期不能维护自身利益的法国农民时说过:“他们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被别人表述。”这是由于不够成熟的新兴力量尚不具备足够的话语信心,也是自身传播意识与沟通技能缺失所造成的不公正现象。

  坦率地讲,被别人表述在大概率上就会被别人曲解。表述权也就是自主权,这是能力建设中一个不可缺失的部分。

  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最近在一个论坛演讲时表示:“近代史上,由于我们不能很好地表述自己,别人就把我们表述成‘黄祸’‘东亚病夫’,直到今天,他们还在利用历史上形成的话语权优势将中国污名化、妖魔化。”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尖锐和无情的态势还在延续,就在当下新冠肺炎疫情威胁全世界的时候,所谓一贯公允的一些西方媒体置事实于不顾,情绪化地将中国一会儿矮化到即将被灾难毁灭的可怜境地,一会儿故作惊人地把迅速复苏的中国表述为利用疫情扩张势力的怪兽。总之,假如想从他们的语料库里找到对中国的正当表述词汇,无异于缘木求鱼。

  前几年传播界有一个热词叫“后真相”,它指的是人们容易相信最先传播到自己耳目的信息。不过,这个热词也含有某种总会“河晏海清”“水落石出”的期待,这在互联网时代,对全民的参与和网格的自净功能是一种肯定,是一种传播的学理性归纳。

  可是,邪恶政治势力的吞噬性功能是不能用天真的学理去期待的。如同法国大革命史无情告诉人们的那样,被敌对势力或貌似公允的第三方去表述出来的起义农民,成为了动机可疑、行为可畏、目的可恨的群盲,其话语的逻辑就是把这些起义农民表述为不仅不值得同情,还应该对他们喊杀喊打,直至灭其踪迹的坏人。

  话语逻辑是行为逻辑的先导,这是稍有政治和历史常识的人都不难理解的道理。中国历史上那些所谓黄口小儿口传的反叛性民谣,其实都是想夺位者造势的有意识表述。一旦阴谋变成阳谋、消灭对手的目的达成,多年后人们即使知道了小儿民谣其实是政治宣言的“后真相”又能怎样呢?徒唤却奈何不得弹冠相庆的阴谋者。

  以当下之势,我国已足够强大,至于想犯我者忌惮不忌惮他们自己心里明白,可是嘴上是不会饶人的,更不要想他们会与人为善,所以千万不能憨里憨气地把表述权拱手让与他们。

  “失语就要挨骂”,这个形象而非常贴切的归纳,必须要作为一个警示,放在学者、传播业者乃至广大受众的案头,做到冷眼向洋看世界,热心做事振国运。

  马克思不可能预见百年之后的具体世情,但是马克思通过洞察历史现象所见的规律,今天仍然在被新鲜的事实所证实。其中,对法国农民“无法表述”的痛惜,以及由此对表述权的建设的重视,是应该被发展中的我国传播界高度重视的。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