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年画里的中国年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刘创 发布时间:2021-01-18 17:07
分享到:

  年画,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

  前几天收到赵冬先生的新作《中国年画——悬挂的风景》,在苍白的毫无温度的电子时代,突然翻到一本关于年画的书,一种久违的亲切祥和的气氛扑面而来。

《中国年画——悬挂的风景》书封

  作为一个纯正的东北人,小时候过年,能穿新衣、放鞭炮、啃冻梨,就算是大幸福了,那时候无论物质生活还是精神生活都离小康很远,只是,那时候年味浓啊,拎着爹做的灯笼,穿着妈缝的布鞋走街串巷鞠躬施礼,嘴里说些拜年嗑,到处是炸响的鞭炮和火药味,用鼻子一闻就知道年到了。家中的青砖白墙上除了“福”字和年画再没别的什么装饰,单调却喜庆,简单又丰满。小到过年、大到人生的所有命题都像这墙一样整肃干净、简单明了,日子就这么红红火火地延续着,子一辈,父一辈。

  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的节日都简化掉了它特有的纪念仪式,单纯地变成了一桌好菜、几部手机、相对无言的沉默了,好不容易盼到了过年,却连鞭炮都禁放了。虽然物质极大丰富,年味却渐渐淡了,只剩下些依稀可触的回忆,“总把新桃换旧符”,年年换春联,换年画,可是,那怀旧的心,却一直没换。

  梁祝、红楼、西厢记,白蛇、洛神、宝莲灯,小时候妈妈哄我睡觉时总是指着墙上已经斑驳的年画翻来覆去地讲这些故事,祖祖辈辈口口相传的传奇就都浓缩到那些年画里,到了现在,墙上的年画也已经看不到了,于是,现代的年轻人很多连什么是年画都无从记忆和联想。

  令人惊奇的是,本书作者居然能搜集到数百幅年画图片,书的每一页上都彩印三五张,实在是个用心的作家。

  年画是中国土生土长的道家文化的集大成者,从汉代起,整合了佛教文化和儒家思想,形成了中国特色的传统文化形式,其功用也从单纯的驱凶辟邪点缀年画,上升到人文层面,从《松鹤长春》到《嫦娥奔月》,从《五路财神》到《张羽煮海》,从《麒麟送子》到《打渔杀家》,天增岁月人增寿,也增加了对道德、言行、素养的启蒙,是中国人最原始最本真的科普读物,其对人的精神感化从我们出生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开始了。传统国人是六岁开蒙,读的是《千字文》《三字经》,可是年画就在妈妈身后的墙上贴着,各路神仙、戏曲人物、民间传说、历史典故,随便哪一张都足够讲上两小时。

  那是些与中国人的童年紧紧相伴的风景,是子一辈父一辈薪火相传的家训家规,也是悬挂在墙上的彩色风景。年画很接地气,貌似普通,却博大精深。它不追求多高的艺术地位,只是与寻常百姓亲近;它不养尊处优于高阁殿堂供专家学者们开研讨会写论文,只是在每一户人家的墙上不声不响地享受着烟火人间;它不风花雪月,却绝对深入人心,像父辈的谆谆教导,时刻关照着我们的心灵。

  更难能可贵又与内容相得益彰的是,本书完全采用中国特有的文字风格,或七言或五律,或骈文或歌赋,却又与课本上常见的那种枯涩生硬的文字不同。它恰到好处地将传统文化的韵律美和对仗美用诗性的语言穿插糅合在一起,遣词用字浅显易懂,既朗朗上口又风趣丛生,“誓约生死,千般情怀;柔肠寸断,万般钟爱。花轿行至坟墓前,英台哭碑风绝代;轰然墓裂烟尘起,跃入新墓石沙埋;化作蝴蝶翩跹舞,天上人间不分开。”用这样的笔法解读《梁山伯与祝英台》,读下来丝毫难度没有,又带着抑扬顿挫的韵律美感,把一张年画的故事背景、情节发展、蕴含的道德精神都紧密配合在一起,组合成一套令年长者唏嘘怀旧、让年少者了解年俗的通俗读物;《孔融让梨》中又将笔法转成直白易懂的诗:“鲁国有孔融,四岁大聪慧。家住在曲阜,父亲任都尉。”的介绍一翻之后,进入对人的基础道德的升华中:“人有老和少,树有高低位。尊老敬兄长,做人守家规。”

  年画有着祖辈长者的呵护感,是一种乡土文化的无声传递,它感染着你,让你一刻也不疏离;它熏陶着你,让你从生到死,都保存着一种唯独中国才有的年到精神爽、家和万事兴的人情世故的味道,像太阳晒过的刚刚翻好的田垅,散发着新鲜的乡土气息。年画是中国的,带着中国人独特的文化属性,可以远超它的文化身份和区域限定,成为维系过往和未来的纽带 。

  又是一年将来到,你家,贴年画了吗?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