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文采 > 正文

春日花馔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宫凤华 发布时间:2022-04-13 16:41
分享到:

  徜徉阡陌,斜倚菜花,采撷春光,有清雅古意。陌上赏花,花事纷繁,或浓或淡,或雅或俗。南山在望,乡下日子绵软悠长。

  翻阅典籍,《山家清供》记载多种花肴,有檐卜煎、菊苗煎、芙蓉羹……玫瑰可制蜜饯,樱花、紫藤能做糕点,面拖玉兰享誉中外,哪怕是国色牡丹亦可食。

  明代张岱说,兰花谢时觉弃之可惜,因曰:“有面可煎,有蜜可浸,有火可焙,奈何不食之也?”宋人林洪喜白米煮粥,捏几撮梅英入内,而成梅粥。

  乡间花馔,巧妇烹制,皓腕凝雪,月色清远,寻常日子便旖旎生动起来。

  掐一把油菜花苞,又呼菜薹。洗净切段,放蒜片、葱花、干辣椒爆香,加入菜花嫩芽翻炒片刻,起锅。爆炒菜薹,咸香辣鲜,菜蔬香里渗出水果香,实是嫩滑爽口,不忍停筷。

  母亲擅做槐花饼。把槐花揉进面粉里,搅拌均匀,加点糖精,在铁锅里摊,或摊在箅子上蒸。槐花饼出锅,柔若玉脂,清香扑鼻。槐花饼可切成菱形,拌青菜薹同炒,黄绿相间,色调明快,味蕾立陷鲜美沼泽中。

  槐花爆炒韭菜,青白相衬,就像踏青时瞥见苇滩上的几点新绿。槐花炖草鸡蛋,味道鲜美。令人感到尘世渐远,岁月静好。

  桃花泡茶,花瓣起舞,娇艳的颜色渐渐融入水中,喝起来有淡淡的香甜。茉莉花可泡茶,母亲把它做成茉莉花炒蛋,清香四溢。令人想起《红楼梦》中“迎春又独在花荫下,拿着花针儿穿茉莉花”。

  玫瑰花可制作玫瑰酱,是食粥的绝佳佐料。杏花酱中,瓣瓣杏花宛然可见。那种薄俏和肉粉,叫人怜惜。佐酒浅咂,任阳光绵软轻抚,看岁月兀自流淌。

  院中桐花落,一地春愁,撷拾做馅包饺子。沸水里的桐花饺,沉浮起落,粉绿透明,一股仙气袅娜升腾。咬之,露出了春日美食的斑斓色彩。

  栀子花“和稀面拖油煎之”,品咂起来顿生“清和之风”。尝之,似有小园香径独徘徊的意味。难怪杜甫诗云:“于身色有用,与道气相和。”

  玉兰花瓣肥厚硕大,将花瓣洗净,油煎后,香甜可口,谓之酥炸玉兰。木槿花煮豆腐,味道鲜美。将花朵调入稀面粉和葱花,煎而食之松脆可口。藤萝花以糖浸渍后可制饼,饼色暖红,芬芳清冽。北方的“藤萝饼”,令梁实秋老来常怀莼鲈之思。

  南瓜花和面炸好后,盛在白瓷盘里,犹抱琵琶半遮面,让人心生爱怜。吃南瓜头时大快朵颐,吃南瓜花,感觉花蒂有股甜味儿。

  也有其他食法,《影梅庵忆语》中说董小宛“酿饴为露,和以盐梅。凡有色香花蕊,皆于初放时采渍之,经年香味颜色不变,红鲜如摘”。何其风雅。

  春日黄昏,粉墙掩映,邀得二三好友,搛嚼醇香柔润的藜蒿,品咂清新爽口的茉莉花茶,掰食晶莹槐花饼,把酒话桑麻,咀嚼乡愁,尘世渐远。屋外烟雨梨花,杨柳堆烟,恍入吴冠中的江南水墨。

  “百花影姗姗,芬芳入餐盘”。花馔色味融合,有归隐山林的高雅意趣。品尝春日花馔,咀嚼乡愁,抵达平和。花馔入口,花香侵袭,寻常日子清浅芬芳,清欢入怀。

  (作者系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