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广电 > 市县融媒 > 正文

报社+广电=市级融媒体?市级媒体融合的最终形态是什么

来源:中广互联 作者: 发布时间:2022-06-17 17:49
分享到:

  地市媒体融合之后的形态,就是把地市级的资源,按照互联网思维配置到自主可控的自有平台上,形成一个覆盖地市全域的综合治理的全媒体平台。这是它的定位,也是它最终的形态。

  6月13日,荆门九派通传媒中心(荆门九派通传媒集团)揭牌仪式举行,标志着荆门市级媒体融合取得新进展。

  荆门九派通传媒中心(荆门九派通传媒集团)由荆门日报社、荆门广播电视台整合组建而成。成立后,荆门九派通传媒中心将以全国地市级媒体深度融合发展试点建设为契机,稳步推动市级媒体整合资源、融合服务、聚合用户,建立以内容生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重点、先进技术为支撑、创新管理为保障的全媒体传播体系,着力打造全省有地位、全国有影响的地市级新型主流媒体。

  就在揭牌仪式的当天上午,荆门市级媒体深度融合发展试点建设领导小组和荆门九派通传媒中心临时党委也同时成立。据悉,今年4月,荆门市被中宣部纳入全国60家地市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试点之一。

  与此同时,同样位于湖北省的另一家地市级融媒体中心也在4月份挂牌成立。4月18日,湖北宜昌三峡新闻传媒中心(宜昌三峡新闻传媒集团)揭牌仪式举行,标志着宜昌媒体深度融合发展进入全新历史阶段。

  宜昌三峡新闻传媒中心(宜昌三峡新闻传媒集团)由三峡日报社、宜昌三峡广电台组合而成,将整合报纸、广播、电视、网络以及“两微一端”等各类宣传文化传媒资源,坚持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一体化发展,建立以内容生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重点、先进技术为引领、创新管理为保障的全媒体传播体系,实现信息内容、技术应用、平台终端、管理手段共融互通。

  据了解,宜昌三峡新闻传媒中心以新闻事业发展为主,为市委直属正县级事业单位;宜昌三峡新闻传媒集团以产业发展为主,为市属国有文化龙头企业,探索新形势下的全媒体多元化经营之路。

多省(自治区)已有市级媒体融合案例

  在融媒体中心发展布局的“四级架构”中,市级融媒体中心处于第三级。

  在2020年9月2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中,虽明确提出“要按照资源集约、结构合理、差异发展、协同高效的原则,完善中央媒体、省级媒体、市级媒体和县级融媒体中心四级融合发展布局”,但对于市级融媒体是否都整合成融媒体中心、市级融媒体中心如何发展等问题尚未有明确提法。

  对于地市级融媒体中心是否要加快推进,国家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曾撰文指出,不同层级的媒体要根据不同业务和业务模式形成各具特色的定位和发展格局。

  中央级媒体要尽快建成新型主流媒体“航母”和“旗舰”。

  省级媒体应重点建设省级技术平台和区域性传播平台,打造特色新媒体品牌,更好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

  市级媒体要坚持因地制宜、因势利导、灵活机动,积极探索自身融合发展模式,可各自建设融媒体中心和传播平台,也可以做好资源统筹和机构整合,共同打造市级融媒体中心。

  县级融媒体中心则要做到全覆盖。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河北、山西、辽宁、黑龙江、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广东、广西、海南、四川、陕西、甘肃、宁夏等18个省(自治区)启动了建设市级融媒体中心探索(案例见后文)。

地市媒体融合的意义和价值

  随着国家治理体系和能力建设的升级,特别是信息时代的治理要求,地市越来越发挥着上承中央和省、下接区县的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教授、博士生导师胡正荣认为,如果说最后1公里是县及县以下,地市就相当于打通最后1公里的前面那10公里。“像疫情防控中有些地方出现的上下情不通畅问题,很多时候就是梗阻在地市和县级。中央希望把梗阻打通,让上情下达、下情上达更迅速更顺畅,让政策下去得更直接,让百姓意见上来得更快速。同时,地市级媒体资源相对有限,力量分散会带来很大的反应迟缓、治理延时。这是地市媒体融合兴起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胡正荣认为,首先从层级上来讲,地市媒体融合是国家四级媒体融合大体系中承上启下的环节。央媒和省媒是主动脉,县级融媒体是神经末梢,市级媒体就相当于连通主动脉和神经末梢的支动脉。很多时候出现梗阻,要么发生在县一级,要么发生在市一级。“地市媒体融合之后的形态,就是把地市级的资源,按照互联网思维配置到自主可控的自有平台上,形成一个覆盖地市全域的综合治理的全媒体平台。这是它的定位,也是它最终的形态。”

  地市融媒体以汇聚地市范围内政务、服务和商务资源的自主可控的自有平台为核心,加上第三方矩阵辅助,从而实现它承上启下的功能——既能上情下达,把新闻宣传工作做到位,又能下情上达,让百姓舆情和信息及时上传。

  “更重要的是,通过聚合全域资源和服务,让信息多跑路,让服务多跑路,让百姓少跑路,真正实现国家的有效治理和地方的有效治理。”

不能拿一把尺子去量所有体制机制模式

  地市级媒体融合在体制机制改革中,胡正荣强调要特别注意3个问题。

  第一,不同地方之间经济、政治、文化、环境、媒体状态等差异特别大,不能拿一把尺子去量所有地市级媒体融合的体制机制模式。

  第二,地市级媒体融合在结合当地情况的同时,一定要看到未来更长远的发展方向,处理好长痛和短痛之间的关系。

  很多地市级媒体的改革往往着眼于现实,想尽量让震动小一点,先挂上牌再说。这相当于只解决短痛,长痛并没有解决。

  “我认为对于规模相对较小的地市级媒体来说,广播、电视、报纸和杂志最好能合在一起。本来市场也不大,资源也不多,分开不容易形成核心竞争力,还不如合一。”他表示。这应该也是很多地市媒体融合的选择,毕竟没有几家地市媒体能像苏州、无锡等这么强大。

  第三,地市级媒体如何担负起承上启下的作用,非常关键。

  从接地气角度,地市级媒体比不过区县媒体,在资源拥有、覆盖面上又比不了省级媒体。

  面临这个严峻挑战,地市级媒体要面向市域范围提供很多接地气的服务,面对所辖县域范围要起到很多资源整合、平台整合的作用,要面向省级做好链接,让省里的资源通过它链接配置到基层,发挥承上启下的纽带作用。

  媒体融合要解决的一个最大问题是让信息连通起来,让新闻、政务、服务和商务这四大板块连通起来,同时,让与国家治理体系相对应的中央、省、地市、县这四级信息和服务连通起来,这才是媒体融合真正的意义。

建设市级融媒体中心的难点和着力点

  在全国融媒体规划“一盘棋”的分步实施过程中,率先落实的是省级和县级融媒。凭借这股春风,各省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了云平台,成立了主流媒体新闻发布中心等;而县级融媒体中心也成为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抓手,许多县级广播电视台因此解决了基本的生存问题,并获得长足发展。

  荆州广播电视台胡瀚中认为,目前大多数的市级融媒体尚未获得太多的财政支持,要在求生存的基础上履职尽责,除部分经济发达的地市外,大多的情况可谓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它们既不如省级融媒体中心有资源,也不如县级融媒体中心接地气,还要面对来自其他同级市媒的强劲竞争。

  市级融媒体的传播生态,很长时间内处于“四战之地”——处境艰难竞争激烈,几乎是开门就要“拼刺刀”。

  如何推动市级融媒体的建立,解决地市媒体融合中的痛点?

  胡正荣认为,宏观上的关键,就是“一把手工程”。“在我国,推进媒体融合就是国家意志,习总书记亲自推动和部署。地方的书记和市长,必须要有站在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高度来看媒体融合的政治水平和政治能力,同时又要有坚定推进媒体融合的政治执行力和力度。这是关键。”

  从实际情况看,媒体融合做得好的,背后都有支持者。当地市委书记亲自抓,并且推动整个地市范围内的资源聚合并配置到融媒体平台上,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报社社长和广电台台长或者融媒体中心主任就好落地这此事。

  第一个难点是体制机制问题,“也就是要真融,不要假融”。一体化的全媒体的体制机制和开放的全媒体的生产流程,这两个没得到根本性解决,难点不突破,后面的问题就很难解决。

  第二个难点是人力资源配置方式,如薪酬机制、用人机制等。

  “我们国家县级融媒体一半都是全额拨款的公益一类事业单位,意味着不能做任何经营,有的也没有绩效奖金,甚至连稿费都不能发。但是地市级的报纸和广电绝大部分都是差额拨款的公益二类事业单位,可以依法开展经营,它的薪酬机制和人力资源配置就可以更灵活一些。

  “因此,地市一级一定要在人力资源和薪酬机制上紧扣公益二类属性,加强自身经营能力,这样才能够留住人。体制机制改革难度不小,因为改革的背后涉及利益和人的问题。

  “最主要是人,利益都是跟人走的。”媒体融合实践的决策者最大的顾虑是改革之后位置少了,但实际上位置不会变少,很有可能还增多了。比方一个地市级媒体,可能也就3个频率广播、2个频道电视,加起来也就5个频道总监或中心主任,但做成全媒体结构的话,光是内容这部分就不止5类。新闻、百姓生活服务、政府服务……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光这12个字就可以成立12个部门。做好了,它可以做的东西是很多的。

  第三个难点是资源聚合。

  “现在很多地方是等米下锅,自有平台也在搭了,App也建了,但上面的政务、服务、商务资源太有限了,除了新闻,啥也干不了,这样老百姓就不来。

  “所以,必须通过党委和行政手段,把地市范围内里的政务、服务乃至商务资源都配置到媒体融合的平台上,给它扶上马,还要送一程,让媒体融合的新机构形成自己的造血机能。”胡正荣说。

要深化改革,也要加快发展

  2020年6月30日,中共中央审议通过《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630文件”),既为深度融合指明了方向,又为媒体改革定下了时间窗口。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18个省(自治区)启动了建设市级融媒体中心的探索。在胡正荣看来,“严格来讲并不快”。当初县级融媒体中心要求2020年底前全部挂牌,理论上牌都挂了,但实际的改革任务还很艰巨。

  地市级融媒体也是这样,启动归启动,要实质完成任务的话,时间已经很紧迫了。“630文件”里给的时间节点最晚到2023、2024年。在胡正荣看来,“630文件”已经说得非常清楚,第一要加快,第二要纵深。 “加快”是在时间上的要求,“纵深”是在空间上的要求。“加快”和“纵深”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相互影响的。稳中求进,步伐小一点,动作慢一点,这可以理解;但如果想做到真正意义的“纵深”,时间上可能就得快。

18个省的市级融媒体案例

  河北

  2019年9月30日,张家口市新闻中心、张家口新闻传媒集团正式揭牌。此次市属媒体融合改革后,张家口日报社、张家口广播电视台原有报纸刊号、频率频道将全部纳入市新闻中心。

  山西

  2018年10月9日,晋城市新闻传媒集团成立暨揭牌仪式举行,标志着太行日报社和晋城广播电视台的媒体整合迈出了关键一步。

  辽宁

  2017年6月,营口新闻传媒中心挂牌成立。该中心由原营口广播电视台、营口日报社、营口晚报社等市直新闻媒体融合组建而成。

  黑龙江

  2019年5月10日,齐齐哈尔市新闻传媒中心揭牌成立。

  2021年12月22日,绥化市融媒体中心正式揭牌。

  浙江

  2019年8月14日,绍兴市整合原绍兴日报社、原绍兴广播电视总台,正式成立市新闻传媒中心(传媒集团)。融合后全新打造了“越牛新闻”客户端。

  2019年12月9日,湖州市新闻传媒中心、湖州市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挂牌。对湖州日报报业集团(湖州日报社)、湖州广播电视传媒集团(湖州广播电视总台)两家单位进行了整合。

  安徽

  2018年9月29日,芜湖传媒集团成立。将芜湖报业集团和芜湖市广播电视台进行了深度融合。

  2018年9月29日,芜湖传媒中心(集团)挂牌成立

  2019年10月9日,淮北市传媒中心正式成立。是整合了淮北日报社、淮北市广播电视台等媒体资源而成立。

  福建

  2019年8月9日,三明市融媒体中心挂牌成立。三明市融媒体中心由三明日报社、三明市广播电视台、三明市新媒体发展中心等机构的职责整合组建而成,是福建首家成立的市级融媒体中心。

  2021年2月9日,龙岩市全媒体中心揭牌仪式和龙岩市全媒体APP客户端上线仪式举行。

  江西

  2021年8月18日,萍乡市新闻传媒中心(传媒集团)揭牌暨“今彩萍乡”APP上线启动仪式举行。标志着江西省首家由地市党报、广播电视台融合而成的市级新闻传媒中心(传媒集团)成立。

  山东

  2021年12月31日,滨州市新闻传媒中心揭牌仪式举行。标志着滨州市新闻媒体实现资源整合、平台聚合,媒体融合发展驶入快车道、进入新阶段。

  河南

  2021年7月13日,安阳市融媒体中心成立暨揭牌仪式举行。中心整合了安阳日报社、安阳广播电视台资源,将着力打造安阳“一端一网一平台”及“安阳融媒”传播矩阵。

  湖北

  2019年3月20日,鄂州市融媒体中心挂牌成立。整合了鄂州日报社、鄂州广播电视台的职责,为市委直属事业单位。

  2022年4月18日,湖北宜昌三峡新闻传媒中心(宜昌三峡新闻传媒集团)揭牌仪式举行。中心由三峡日报社、宜昌三峡广电台组合而成。

  2022年6月13日,荆门九派通传媒中心(荆门九派通传媒集团)揭牌仪式举行。中心由荆门日报社、荆门广播电视台整合组建而成。

  广东

  2019年4月28日,珠海传媒集团正式挂牌。这是以原珠海报业集团和珠海广电集团为基础,整合市内其他国有传媒类资源,组建成立的全媒体国有文化传媒企业集团。

  2020年5月10日,汕头融媒集团正式挂牌成立。整合汕头日报、汕头电台、汕头电视台、汕头橄榄台、汕头Plus、大华网等“报、台、网、端、屏”媒体平台矩阵,构建起从纸端到指端、从平台到全域的全媒体传播体系。

  广西

  2019年4月12日,来宾市融媒体中心宣告投入试运行。这是广西首个市级融媒体中心,由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与来宾市委宣传部共同指导建设,来宾日报社、来宾电视台全程参与建设过程。

  海南

  2020年10月10日,三亚融媒体中心举行启用仪式。2019年9月30日,三亚市委、市政府决定将三亚日报社、三亚广播电视台合并成立三亚传媒影视集团有限公司。三亚融媒体中心隶属于传媒影视集团。

  四川

  2020年11月12日,资阳新闻传媒中心举行揭牌暨“今日资阳”客户端启动仪式。这标志着四川省首家报台融合的市级媒体正式成立,是整合了资阳日报社、资阳广播电视台而组建的资阳新闻传媒中心。

  陕西

  2016年12月16日,榆林传媒中心揭牌仪式举行。由榆林日报社、榆林广播电视台、榆林新闻网融合组建而成。

  2020年3月29日,延安市融媒体中心正式揭牌。延安市融媒体中心拥有一张报纸、两个电视频道、两个广播频率、一个移动客户端、一个学习平台、一个网站,整合了官方号、微信和微博,形成了报、台、网、频、微、端为一体的全媒体传播矩阵。

  甘肃

  2021年12月29日,在甘肃省媒体深度融合发展推进会上,省委宣传部要求,至2022年3月底前,全省各市(州)要完成市级融媒体中心的整合和挂牌,6月底前全面完成与省级技术平台的对接。

  2022年3月3日,定西市融媒体中心挂牌成立,成为甘肃省首个市级融媒体中心。

  3月中旬,张掖、金昌、武威也陆续挂牌成立市级融媒体中心。

  2022年3月22日,嘉峪关市融媒体中心正式挂牌成立。

  宁夏

  2014年8月,中卫市委、市政府整合原中卫日报社、中卫广播电视台、中卫新闻网的媒体资源,组建成立了中卫新闻传媒中心。2017年6月,中卫新闻传媒中心更名为中卫市新闻传媒集团。

  2014年11月8日,石嘴山市新闻传媒中心正式挂牌运行。是整合石嘴山日报社、市广播电视台、市网络信息中心三家市属媒体,组建而成。

  2016年12月26日,银川市新闻传媒集团揭牌成立。银川市整合银川日报社、银川市广播电视台,组建银川市新闻传媒集团,形成了报纸、电视、广播、网站、新媒体五大传播体系。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