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黑暗中透一点亮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解玺璋 发布时间:2022-08-15 14:27
分享到:

  近日读了宗介华先生的《北平的孩子》。这是一部长篇儿童小说,不仅题材是以儿童生活为主,创作手法和理念也深得儿童文学之三昧:无论语言、人物形象还是童趣,都具有鲜明的儿童文学特征。

  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刚刚结束不久的1946年。大冬子一家四口从农村到北平讨生活。这是一个接近赤贫的家庭,为了寻找生活出路,拉家带口,来北平投靠大哥一家。他们来到福长街六条15号院。大哥一家的亲情且不表,街坊邻居的古道热肠,让初来乍到的大冬子一家有一种温暖如春的感觉。一无所有的一家人,要在北平安家,谈何容易?多亏了院里这些乐善好施、热心助人的邻居们,大家你帮一个炉子,他送一个水缸,你借一袋煤,他给一碗面,一家人总算安顿下来。

  这本书的主人公是一群孩子,大冬子是主角,他承担着这本书主述视角的重任。这个只有6岁的小男孩,第一次上天桥,眼睛里看的,耳朵里听的,鼻子里闻的,都是新奇的、在乡下不曾经历的感受和体验。他的好奇心成为作者叙事的主要动力。追随着他的眼睛、耳朵和鼻子,作者向小读者展现了昔日天桥的丰富和有趣。这是一个很巧妙的设计,围绕着大冬子的好奇心而展开的叙事,其中虽然穿插了大量的关于天桥民俗文化知识的介绍性文字,却一点也不显得生硬,因为总是由书中的“老天桥”们讲述给孩子们听的,读者听来也会觉得自然而然,知识与故事是融为一体的。由此可见,知识性是这部长篇儿童小说的一大特色。

  小说还有很突出的一点,即作者在叙事中表现出来的童心童趣。这固然是儿童文学的应有之义,但能做到恰如其分,也很不容易。因为是写孩子的生活,而且是写给孩子看的,这一点就显得特别重要。而作者在书中就常有神来之笔。我们看“驴打滚儿”那一节,几个孩子对剃头师傅的唤头产生了兴趣,争着要玩一玩;这时,小茹拿出了一包驴打滚儿,又在孩子们中间引起了一点小“纠纷”。最后竟是剃头师傅蹲下身子,两只胳膊向胸前一抱,表演了一回“驴打滚儿”,才化解了孩子们之间的小矛盾。从老人“逗孩子一乐”的态度中,我们看到了老人的童心和爱心,以及作者呵护孩子的善良和包容。“送水车事件”也是很动人的一节。北平市民吃水是个很麻烦的事,要靠卖水的挨家儿送,吃水的人家儿或买水牌儿,或按月结算。大冬子从乡下来到北平,第一次见到送水的水车,觉得很新奇,把水车上堵水的塞儿拔了下来,一车水都流到了地上,害得同院的板儿爸爸赔了人家八个水牌。按说这个祸惹得不算小,作者的处理却让我们看到了老北京邻里关系的一团和气,上演了暖心的一幕。这里也能看出作者用心之深,他不仅仅在写孩子的童心童趣,还让读者看到了背后更多的东西。

  四十年代末的北平,老百姓的日子并不轻松,做父母的,都在贫苦的生活中挣扎。这些孩子的童年生活自然少不了苦难,作者写到大冬子因交不起每月20斤小米,不得不在上了一个月学之后被迫休学。冬天,孩子们去先农坛粥场打粥一节,也写得很动人。那种凄凉的氛围中,竟也因动人的儿歌有了一丝暖意。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这部小说其实也是一部童话,北平市民生活的一部童话。童话可以给苦涩的生活加点糖,在黑暗中透一点亮,仿佛武陵渔人做的那个梦。不同的是,武陵渔人终不得再见桃花源,而北平的孩子们再抬头时,看到的已是一片晴朗的天。宗介华先生用一支生花妙笔,把苦与乐的交融、悲与喜的交织、新与旧的更替展现出来了。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