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读书 > 三言两语 > 正文

且把风华寄晚芳:《情蕴香笺——李仲元自书吟稿》赏评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高海涛 发布时间:2022-08-18 15:23
分享到:

  作为文史学者和书法大家,李仲元先生早已影响卓著,名重辽海,但在我看来,他更是一个诗人,或者说,文史学术是他的格局和视野,翰墨书艺是他的品位与情趣,而诗则构成了他的底蕴和本色。“此身合是诗人末打开《情蕴香笺——李仲元自书吟稿》,觉得作者似也有这样的自问,他与陆游会心一笑。

  《情蕴香笺——李仲元自书吟稿》是一部特殊的诗卷,自己的诗作,自己的书法,这种绛树两歌的款式,自非常人所能企及,而且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加自注,如《少年从军》注云:“吾十六从军,十八参战,二十戍边,慕霍去病之英姿,立强国之志”,有这样的交代,诗中“千古英雄多少事,梦魂独爱霍嫖姚”等语就有了切身之感,引人共鸣。还有许多,几乎每首诗,因为有注,读起来都像一个小故事,可读可爱,可圈可点。包括那些以诗证史之作,如《辽瓷》:“木叶山前阏父乡,龍窑启处泛华光”,这是写宋风辽渐,瓷艺北来,而加注是必要的:“契丹人以木革为器用,后学中原制瓷鸡冠壶”,明确了这段史实,后两句写契丹人的情态,就显得极具画面感和情趣:“契丹帐里开心事,都把鸡壶换革囊”,这文明曙光初照营帐的瞬间,足可为中华大历史的象征和写照。

《情蕴香笺——李仲元自书吟稿》封面 。沈阳出版社 供图


  旧体诗能写出新意和独特鲜明的品格,殊为不易,而仲元先生诗就是如此,写山川之胜:“汇纳千河出大荒,山河表里几尊王”(《辽河》);抒家国之思:“早令强夷归赵璧,岂容台独裂金瓯”(《登台南赤嵌楼》);忆师友之情:“可怜昨夜西风雪,只恐山深白发寒”(《过沈延毅先生故居》),皆可见用典沉稳、使事精切、情致深远之个性。也可说诗风一如其人,博学尚古,书香染人,亲和随意。有的风骨高闲,有的流利顿挫,有的庄重博雅,有的意趣横生。而其中尤可喜爱的是那些古今交汇,中西化通,有意趣和情趣,甚至不乏幽默感的绝句,如《听乐》:“笛里关山月,琴中爱丽丝,宫商无国界,寄意有心知”,爱丽丝想必是指那首钢琴曲吧,一个西方女孩名,与中国月色并举,顿觉新奇美妙。还有写生活起居与日常观感的小诗,如《木槿》:“秋来木槿自玲珑,小圃斜阳淡淡风,昨日花开今日落,犹将笑脸向人红”,一花之微,可喻人生,这恰如维特根斯坦所言:灵魂被闲散的思想推动了。

  好的旧体诗就应该这样,诗体是旧的,诗思却是新的,不一定要有什么现代感,但至少要让现代人感到不隔。这样的旧体诗,不惟有旧学邃密、新知深沉之风调,也更能激励现代人的生活,提升日常生活审美化的境界。如《邀客》,作者旅居海南,冬日如春,天暖人闲,于是想邀人过来:“有兴品新茶,前楼是我家,门旁奇石瘦,一树马缨花”。真好,旧雨新知,三五同好,品茶论书,不是很中国,很精致吗?尤其最后一句,有点像汪曾祺“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的意思,但更诗化、更隽永了。

  总之,仲元先生的诗,从《辽海行吟》《缘斋吟稿》到《情蕴香笺》,是学人之诗,书家之诗,但更多的,我以为还是诗人之诗。这些诗的整体格调是宏达兼美的,是高古与灵动的融汇,绚烂与平淡的中和,借用陆游的名句,那就是既有“衣冠简朴古风存”的亲切,也有“园花时报一枝新”的陌生。而之所以能有这样的格局气象,就创作主体来说,主要还在于那种内在的年轻、自信、艺术创造力与整合力。

  “比树古老,比山年轻”,这是我译的两句歌词,曾写给先生以表敬意,其实我还译过另外一句话:“去掉少年情怀和赤子之心,一个男人所剩无几”,谁说的不重要,关键是也让我想到仲元先生,他的书法,他的诗章,他的杖藜而行的矫健身影。

  作者简介:

  高海涛,一级作家、评论家、翻译家。1955年生,曾参军。后历任东北师范大学外语系教师、辽宁文学院院长、《当代作家评论》主编、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曾被中国作协聘为茅盾文学奖评委,被省委、省政府授予“辽宁省优秀专家”称号。辽宁大学、东北大学、沈阳师范大学、岭南师范大学研究生导师,辽宁省青年作家导师。主要从事文学批评、文学翻译和散文写作,作品多次获奖,并被《新华文摘》《中华文学选刊》《作家文摘》及多种年度选本转载。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