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出版 > 出版要闻 > 正文

李家真、史航对谈福尔摩斯的那些事儿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作者:章红雨 发布时间:2023-02-28 14:47
分享到:

  本网讯 (记者章红雨 )一位严于律己的译者,是如何在浩如烟海的原著文本中找到自己的兴趣点,又是如何凭借对作品的热爱与责任感,驱使自己日夜不休埋首于一方书桌,从事这项艰深繁琐的翻译苦差?

  2月26日,译者李家真和著名编剧、策划人、影评人史航远离爆棚于顶的北京图书订货会现场,应中华书局之约,来到安静的北京前门PAGEONE书店,和线上线下的朋友们一起畅谈福尔摩斯及翻译过程中的那些事儿。在深度的讨论层次中,我们得以发现,在错综复杂的谜案故事与神通广大的侦探形象背后,福尔摩斯系列小说值得被反复阅读的真正价值是什么。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译者李家真(右)与知名编剧、策划人、影评人史航(左)对聊福尔摩斯那些事儿


  他俩都与福尔摩斯有缘分

  首先,李家真和史航分别分享了自己与福尔摩斯的缘分。李家真在初中就接触到了福尔摩斯小说的中译本,在此后几十年的时间里,他对各个版本的中译本及英文原著进行反复考察,最终决定重新翻译这套被低估的著作,洗刷其留给大众的“通俗侦探小说”的刻板印象。他笑言翻译和侦探有相似之处,在翻译中也有学习的乐趣,几乎让他停不下来。十年之后,他在知识积累和能力技巧上都有所长进,希望能够让译本更加完善,做到对得起作者。

  史航提到,他儿时最早接触的外国文学作品就是福尔摩斯系列,福尔摩斯小说对于他三观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也进一步增进了他的修养。但对他产生深刻影响的并不是与探案直接相关的内容,而是人物的性格和主题思想。他引用博尔赫斯的话,认为喜欢侦探小说的人都是老实人,相信世间还有秩序,幻想所有的坏人都能被一网打尽。对于李家真谈到的“通俗小说”概念,史航认为,通俗并不天然廉价。例如作家毛姆和杨绛小说中的高智商、高情商的人物也喜欢阅读推理小说和福尔摩斯。

  展开维多利亚时代风情画卷

  中国传统的文艺批评主张“知人论世”,如果要评价一位作家,应该对他的时代有所了解。故谈论福尔摩斯,不能绕过他所诞生的社会背景。李家真觉得,对于喜欢历史文化的读者来说,福尔摩斯系列不仅仅是探案小说,更是一幅历史风情画卷,就像十九世纪伦敦的“清明上河图”,包含着丰富的内容。作者柯南·道尔出生时正值国达到极盛,并即将开始走下坡路的时期。福尔摩斯小说的创作绵延了四十年的时间,作品也反映出英国社会四十年的剧烈变迁,比如电铃、电话、汽车等现代设备的出现,以及伦敦人口的激增所带来的犯罪数量的增加,为福尔摩斯这样的神探提供了施展的舞台。同时,印刷、交通和邮政技术的进步也为作品的普及提供了便利。大众杂志的诞生使小说能够接触到广泛受众,劳动法改革后工人闲暇时间增多,义务教育法的实施导致人口识字率上升,以上种种因素都为福尔摩斯小说准备了大量的读者。在这样的背景下,小说以作者不曾料想的速度风靡开来,流行至今。

  之所以在2012年版《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的基础上,李家真又增设了300余条注释,李家真表示,根源在于福尔摩斯小说的如下好处。首先,维多利亚时代的文风比直接裸露的现代英文更加婉转繁复,有值得欣赏的一面。其次,作者在创作中习惯把历史和虚构交织在一起,需要在注释中说明孰真孰假,让读者不至于混淆。第三,柯南·道尔用一生的时间写出了这部杰出的作品,而百年时光的洗礼也赋予了作品难以比拟的魅力,在当下称得上是经典。而且书中很多段落写得非常好,体现出作者立志成为历史小说作家的严谨态度。尤其是环境和风物的描写以及诸多感人的细节,都值得在翻译和注释中展现出来。

  在翻译的文风上,李家真尽量采用优雅的表述方式,还在报刊和信件的翻译中采用了浅近的文言。在他看来,这样的设计是忠实于原文的体现,因为要符合维多利亚时代的委婉含蓄,故不能用现代感太强的字词。而福尔摩斯小说创作的年代正好是中国的民国时期,于是他将民国报纸上经常出现的半文言形式引入翻译,不至于造成阅读障碍,又能让读者感受到古代的气氛。

  史航认为,维多利亚时代有着独特的距离和从容感,代表了也不有恃无恐的生活方式。所以读福尔摩斯的小说不要太在乎结局,而是要陪着人物慢慢感受和经历。文中词句的典雅风格与人物的性格、结局以及时代基调也会产生反差,要多关注那些“无意义的瞬间”,从中读出更为丰富复杂的意蕴。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书影

  福尔摩斯华生不是我辈人

  对于福尔摩斯的人物形象与其他侦探小说主角的区别,两位学者表达了各自的理解。李家真认为,和现代侦探小说相比,福尔摩斯是最接近神的侦探,和凡人的距离感远远超过其他侦探形象。其他的侦探人物大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也许具备某些优秀品质,但和凡人之间没有难以逾越的鸿沟。而福尔摩斯却始终是高高在上的。史航则补充,福尔摩斯的特点可以用中华书局1916年版本中提到的“亦仙亦侠”来形容,“仙”和“侠”字都以“单立人”作为部首,但却不是对于人的指称。大家喜欢福尔摩斯,就是因为他不是“我辈中人”。

  对于一直被读者津津乐道的福尔摩斯和华生的关系,史航认为,他们代表了一种老派绅士之间的情谊,没有相互算计和利益交换,距离我们很遥远。虽然我们不能在现实的朋友圈中建立这样的人际关系,但他们的感情也为我们保留了一扇天窗,虽然不能出入,但可以仰望。

  在李家真看来,华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朋友,他既能欣赏福尔摩斯常人无法企及的优点,也能原谅他的不近人情等瑕疵,而不会因此丧失对他的敬仰。这两位主角已经成为了不朽的文学形象。史航用“变压器”来比喻华生,是华生让福尔摩斯和世界的联系不至于中断。福尔摩斯不一定因为华生而瞧得起这个世界,但会因为华生更想维护这个世界。他又进一步指出,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做华生,要有足够开阔的心胸才能做到。

  谈起在《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中最喜欢的篇目,李家真提到《红发俱乐部》,即使已经看过三十多遍,再读还是会忍不住发笑。史航也觉得《红发俱乐部》充满幽默感。但他更偏爱的是《波西米亚丑闻》,因其高屋建瓴地定下了福尔摩斯的人设,以及他对人的判断标准。而《海军协定》则讲述了在身边发生的故事,与政府中心有关,具有强烈的时间刻度感。

本文图片均由主办方提供

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  |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  华讯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中国出版  |  中国全民阅读媒体联盟  |  妈妈导读师  |  版权声明